“社会”与“社会主义”的由来 党在社会主义初

2020-09-13 18:05 YWYF

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

早期梦想社会主义者的思想源泉源于古代的理想政治观,并直接受到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思想的影响。代表性人物和作品包括托马斯·摩尔的“乌托邦”、托马斯·明泽尔的作品集和托马斯·坎帕内拉的“太阳城”。他们强行夺走人们的眼睛来检查社会问题,关注劳动人民的生活状况,要求从一切压迫和贫困的枷锁中解放出来。他们封锁了包括资产阶级在内的一切积累制度,形成了自己的政治理论。

马克思恩格斯对“社会主义”的表述

马克思恩格斯拒绝使用“社会主义”一词,因为它带有浓厚的梦想色彩,而更喜欢使用“共产主义”。起初,“社会主义”主要在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中传播,而“共产主义”在工人中更为盛行。

马克思在1842年10月15日的文章《共产主义和奥格斯堡〈总汇报〉》和恩格斯在1843年写的文章《大陆上社会革新运动的希望》中,最早使用的词是马克思和恩格斯。当时,马克思和恩格斯把社会主义作为共产主义的代名词。在共产党宣言的第三部分,“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文学”中,“反动社会主义”包括封建社会主义、修道院社会主义、基督教社会主义、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、德国或“真正”社会主义、旧式或资产阶级社会主义、批判梦幻社会主义等,都是否定的。

恩格斯在1888年“共产党宣言”英文版的序言中问道,为什么宣言不叫“社会主义宣言”。他说:“1847年,所谓社会主义者,一方面是指各种梦想家体系的追随者,即英国的欧文学派和法国的傅立叶学派。当时,这两个门户都已沦为纯粹的宗派立场,并逐渐消亡。另一方面,它指的是各种社会庸医,他们声称凭借各种补丁措施,在不危及资本和利润的情况下消除了一切社会弊病。这两类人都站在工人运动之外,更愿意寻求“有文化的”阶层的支持。只有那些认为光靠政治变革是不够的,公开表示必须在政治变革的基础上改革整个社会的工人阶级成员,才是当时唯一自称为共产党人的人。这是一种粗制滥造的、纯粹本能的共产主义“[1]。“1847年,社会主义是中产阶级的运动,共产主义是工人阶级的运动,当时的社会主义,至少在大陆是‘上层阶级’,而共产主义正好相反。既然我们从一开始就认为解放工人阶级应该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,那么毫无疑问,我们应该选择这两个名字中的哪一个。然后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扬弃这个名字。”[2]也就是说,马克思和恩格斯更喜欢用‘共产主义’这个名字。[2]这就是说,马克思和恩格斯从一开始就认为,解放工人阶级应该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,所以毫无疑问,我们应该选择这两个名字中的哪一个。然后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扬弃这个名字。[2]也就是说,马克思和恩格斯更喜欢用‘共产主义。